奈良舒跑20141015------------------------------------------

*CP 宇智波佐助X漩渦鳴人
*架空注意 / 好像是2013佐助生日賀(#
*屬於第一人稱視角書寫




『無人的房間裡望著舊相片中,當時你我稚嫩的臉龐依舊笑著。』

用橡皮擦去擦拭回憶,殘留下來的碎屑是我對這段感情的眷戀。
那天我還記得我們曾相識勾肩搭背的斥責著對方,但嘴角卻上揚著弧度,
我沒忘記當時的那種感覺,只是不得不把它埋藏。
我明白的、說放下什麼都只是逞強的話啊,但我們都輸了,
沒能贏得什麼的那種不甘心,因為我們誰都不滿意結尾的草率。

「佐助你這混帳東西,你不知道我們都……很想你啊。」

我回到村子的那天鳴人原本想大聲的把我罵到狗血淋頭,但他承受不了的哭了,
我以為我再也聽不到這種讓我想吐槽、卻有帶著溫暖的話了。
大家相擁上來的畫面我也從來沒去想過,自從我離開木葉後一切都變了,
鳴人的傻裡傻氣似乎也慢慢轉變為開朗的成熟,但總覺得他比以前成穩許多。
或許吧、在每個人眼裡很正常的事情,對我來說都有些特別了。
當自己再次走進名為宇智波一族的小村落之時,那種奇怪的感動也別提了,
只是感覺悲傷一下子襲捲而來,搞的鼻子酸眼眶紅的,
突然間明白了很多事情、原來什麼都無所謂了,那只是一種格外的幸福。

「佐助佐助佐助、你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

鳴人用自己最擅長的吵死人不償命攻勢向我迎來,有點懷念啊。
木葉忍者村是個神奇的村子,本以為能夠再次接受自己的只剩這白痴了,
但不見然的是,當時我看見大家的眼淚,我徹底斷定這些人都是瘋子。
───我們隨時歡迎你回來、當你最溫暖的依靠。

「蛤?這種事我怎麼可能會記得。」

我很隨意的敷衍他,不要告訴我是第七小組成立的第一天那種蠢日子,
那樣的話就像你問我今天天氣如何一樣,覺得超無聊。
……更何況我也知道自己是不會刻意去在意那種日子的人。
如果能回到那時候,我一定會告訴你我是有多麼的喜歡你,想留住那樣的你。

「猜猜看嘛、猜一次就好!」

鳴人拉著佐助的衣服,像是個只想撒嬌的小孩兒,
佐助擺著臭臉深思熟慮了一番,當然他心裡還是沒有認何的答案。
真的不是自己記性差、只是連想記住的那種心情都沒有啊。
不斷的祈求著好想見你,雖然連碰觸你都是種奢求,
曾和你一起度過的時光,並不是幻影對吧?
就算不能親眼看見、就算不在我的身邊,但我能確實的感覺到你哦。

「呃……某個超級大白痴要說喜歡我的日子?」

佐助因為想不出答案,也沒特別想知道答案,所以就想說花點功夫來玩玩鳴人,
老實說自己對以前的事真的只記得某段時間發生的那些,
對一些詳細或瑣碎的小事件,可以說是一點印象也沒有了吧。
偶然想起就會淚如雨下,但日子仍如常的延續著,
因為從前你給我的許多回憶,填滿了我心中所有的空隙。
所以一定沒問題的、為了能再次重逢的那天,我會好好加油的。

「才怪勒!今天是宇智波佐助的生日啦!」

鳴人突然臉一紅,什麼也沒想的就把答案公佈出來了,之後還啊一聲的捂住嘴。
诶?對了,今天好像真的是自己的生日,七月二十三號嘛,
好吧、只能說我根本對自己的生日感到無力,也沒什麼好度過的,
不過……這次就算了勉強慶祝一下吧。
如果只要能看懂你的內心就能了解你所說的話,那我唯一擔心的只有……
你真的幸福嗎?無論是快要被寂寞感擊潰的夜晚,或是吵雜並心情沉重的早晨,
都因為你的存在,什麼難關都能渡過哦。
不合時節的驟雨落在沒有你的城市裡,等到這場雨停就將隨著暮色漸濃,
───悲懷過去的日子給結束吧。

「佐助、生日快樂!」


END.
----------------------------------------------------------

好幾百年沒用了啊啊啊啊啊啊
佐鳴真的好可愛>/////<

有種文筆愈來愈差的感覺(?)T.T
奈良舒跑201308------------------------------------------

*CP 赤砂蠍X迪達拉
*架空注意 / 其實是某篇情人節的賀文(#
*屬於第三人稱視角書寫




『誰能告訴我說謊的理由?這些快感會轉變為定義。』

今天是個特別的日子,是個不論是男是女都會緊張的一天,
今日是白色情人節,男生回送女生巧克力的一天。
路上男男女女牽著手像是在放閃光的小情侶,迪達拉嘆了一口氣後沒繼續注意,
他想著上個月的這一天、他把巧克力遞給了蠍卻意氣用事的說那是人情巧克力,
爲什麼自己總是要多餘的保事情搞砸恩?迪達拉沮喪的聳聳肩,
反正他也不怎麼介意這種事,要是喜歡的話不管是什麼時候都可以在一起恩!
現在的迪達拉暗自的安慰了一下自己。

「哈哈哈本大爺才不稀罕那傢伙的回禮呢恩!」

迪達拉在前往學校的路上喃喃自語著,他嘟起嘴唇感覺到一陣不甘心,
當時蠍收到巧克力的表情他依然記的清清楚楚,
蠍皺著眉頭露出嘲笑的表情看著自己,那時迪達拉才急忙掰說那是人情巧克力,
他討厭當時蠍看著自己的樣子,那讓他覺得很汙辱、很不舒服,
他以為蠍不是那種人但他或許錯了,他就是個討厭的木頭老人不會錯的恩!
迪達拉到了教室,他氣憤的把書包丟在椅子上,
想到那件事他還是心情很不好,他果然是討厭那傢伙的。
迪達拉坐了下來,他發現自己的抽屜有個像是袋子的不明物體,
他靜靜的把它拿了出來,那漂亮的摺痕和紅的讓人不舒服的禮物袋很吸引他,
迪達拉將他小心翼翼的拆了開來,是巧克力、他注意到放在一旁小紙條,
迪達拉暗自竊笑,不知道哪個美人兒暗戀他已久送給自己的情人節巧克力。
他打開紙條,卻讓他愣住完全說不出任何一句話。

「小鬼這是人情巧克力。」

是蠍、絕對是蠍,不自覺的迪達拉的臉一瞬間漲紅,
雖然知道對方只是回送個人情巧克力,可是自己卻白痴的只不住心中的喜悅。
他不忍四處張望卻沒看見蠍的人影,迪達拉淡淡的嘆了一口氣,
自己怎麼會像個花痴一樣在等他出現,我絕對沒有就是了恩!

「那個、聽聽聽說有送人情巧克力的嗎?」

咦咦咦咦咦、這是怎樣?好吧果然是這樣我就知道恩!
迪達拉將頭往外望,果然是蠍還有旁邊那是別班的女生嗎?怎麼長的那麼可愛?
迪達拉暗自的嘆了一口氣,爲什麼漂亮的女生都喜歡像蠍那樣的老人?
他也不了解、蠍根本沒有半點魅力,這是非常確切的事實,
不但沒情趣而且又很木頭很無去很討人厭,到底爲什麼大家都喜歡他恩!

「……沒有。」

诶诶诶诶诶幹、他說三小沒有送人情巧克力恩!?
靠那自己手上的到底是怎樣?該該該不會那傢伙很喜歡我吧恩!
迪達拉一陣尷尬的別開視線,他知道自己很受人歡迎、但這樣也太有魅力了吧?
冷冷的瞥見蠍往裡頭瞄的樣子,迪達拉不忍抽蓄一下嘴角,
這也太詭異了吧恩?早知道不該期望他會送我巧克力,
搞到現在覺得世界霹靂奇怪,到底要說什麼才好?不對、是要怎樣才對!
蠍緩緩的走進教室,這是叫人忍耐多久真的有夠想劈頭就衝出教室的哈哈哈……

「小鬼你該不會聽到了吧……?」

你看吧你現在就這樣了、到底是有多可怕阿?
早知道真不該偷聽了,這真的就是所謂的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嘛恩!
迪達拉抿著嘴唇,想了一會兒才開口說出啥都沒聽到的話,
但蠍像是不相信一樣的皺起眉頭,唉算了乾脆就大笑幾聲就沒事了吧恩……

「哈哈哈哈哈什麼你那什麼表情阿恩!我要去尿尿了呵呵……」

迪達拉故作鎮定的回應,隨後準備偷溜的動作根本讓人起疑。
蠍沒說話只是用右手扶著自己額頭,看似傷腦筋的樣子,
說真的迪達拉很喜歡蠍,可是他一直覺得只要自己一廂情願就好,
他認為只要想到跟蠍在一起的畫面就很不舒服,
雖然他知道這樣很奇怪、不過他認為這樣就好了也是事實。

「唉呀好吧我是真的聽到了那又怎樣恩!回送情人節巧克力又怎樣恩!」

迪達拉看著蠍困擾的表情,覺得乾脆就拱出事實也沒什麼不好,
反正他其實也沒那麼討厭他,因為他更討厭看到他那種不知道該怎麼辦的嘴臉。
知道了這件事之後才覺得自己其實蠻隨便的,竟然覺得怎樣都沒差了,
好吧、或許自己本來也就是這樣吧哈哈哈。

「蛤你說你上次送的是……」

蠍抬起頭眉頭還是沒有鬆懈下來,迪達拉趕緊捂住他的嘴,
然後擺出一副對啦對啦的樣子,其實自己也懶的解釋那麼多,
而且班上那麼多人就算可以跟他攤盤也不想讓那麼多人揭穿自己。
總而言之就是這樣,我想蠍跟迪達拉會在一起吧。


END.
----------------------------------------------------------

好可愛好可愛的蠍迪又誕生了(###
其實我真的不常用FC2wwwww
這些文其實原本都在另個地方發的 之後才貼上來的w
不過這篇真的有點歡樂呢好萌~~~~~~~~~~(鼻血

我希望火影忍者永遠不要完結yooo(灑花
火影展真的超讚的 (y)
奈良舒跑201212------------------------------------------

*CP 赤砂蠍X迪達拉
*架空注意 / 交往過但分手之後的描寫(x
*屬於第一人稱視角書寫




『吶、牽不是用紅線是用雙手阿。』

藍藍的天空帶著一絲呵氣的白,而因為甜而被染上一點粉。
空氣中彌漫著溫熱的曖昧氣氛,在放學後沒有半個人的教室裡頭,
他吻著他,但雙唇只是淡淡的覆蓋上去後輕巧的離去。
他牽起他,但手只是輕柔的握著後卻有點捨不得放開。
他的手掌帶著只有他才有的那種溫度、他的唇帶著只有他才有的那種柔軟,
蠍是這麼想著的、思緒不帶一點猶豫的閃過腦海,他知道他喜歡他。
下過大雨的午後,不自覺的走過熟悉的你家門口,
回憶湧上心頭,想著當時那麼純真的你和我,我不禁淡淡的恥笑起來。
打過多少次勾勾,說什麼我也拼命的照做,
你說牽手會把女生的心牽走,我取笑你不是個女孩,但我還是毫不猶豫的緊握。
我想能不能夠讓時間停留,在你還沒放手的時候。

「……不知道現在這傢伙在不在家。」

我吃力的扯開嘴角淡淡的吐著白氣,對著看起來有點空盪的門說著。
冷空氣刺激著衣物殘留的一點縫隙,毫無保留的往身體裡鑽,
嘶的一聲忍住從四肢傳到神經的寒冷,把嘴緩緩的合了起來不想流失任何溫度。
正當自己鼓起勇氣準備要敲門的同時門打開了,
從門的縫隙看去是個看似熟悉的美人兒,有著淡淡的金髮和藍的有點美的眸子,
纖細的身子被溫暖卻不厚重的外套給包覆著,白皙的臉蛋也沾上了點粉,
依然一點也沒變的優雅,但就是只要說了話就會破功。

「蠍……怎麼是你?擋在我家門口幹嘛恩?」

他愣愣的抬起頭說道,一點也沒變的說話方式和語尾助詞真是有點懷念。
一股淡淡的香氣從他身上傳來,是以前他常用的乳液香味,
還真是……一點也沒變呢,我忍不住這樣想著。
當我想起你怎麼會淚流?當你開心的時候也是我快樂的時候,
當你難過我跟著難受,當你說你愛我、在你最脆弱的時候。

「沒有只是碰巧經過罷了、你要出門?」

我開了口,語氣顯然沒有什麼起伏,眼神也沒從他的身上移開。
他有點雀躍的笑著,因為冷天而浮現在他面頰上的紅暈也變的有些靦腆,
不禁認為在自己眼前的他和以往有點不同,不過著明明應該是很正常的事,
但總覺得自己的心裡還是無法接受更無法祝福,
我明說過我心胸很狹窄的……你真的有在認真聽嗎?

「對阿!今天他說要給我一個驚喜呢恩。」

他笑的讓我很心酸,原來這份笑容是屬於另一個人的……對於我和他來說都是。
我不忍伸手去撫著他的長髮,那金的有點美的秀髮,
他淡淡的吐著白煙,有點疑惑的看著我的舉動,但他沒多出聲。
不類似當初曖昧卻帶著溫和的氣氛,反而帶著尷尬和僵硬的氛圍,
我苦笑著、卻沒讓他看見。
當我想起你怎麼會心痛?當你的心被牽走牽的卻不再是我,
當我難過你跟著他走,當你說還是朋友、我說我還能說什麼?

「他對你好嗎……?」

我沒看著他,只是低著頭把紅髮散著。
自己是個不愛說話又討厭等人的傢伙,你沒讓我改變但卻讓我找到替代的方式。
我討厭多嘴說話我就動筆寫字,我討厭等人就直接去找人,
乾脆大笑三聲笑自己白痴的像是個傻蛋,但我根本不後悔……
現在也好過去也罷,只要你笑的開心就好不是?

「……恩。」

迪達拉緩緩把話吐了出來,但對方卻沒發現這只是他習慣的語助詞。
蠍……他沒你對我好。
我喜歡你刀子嘴豆腐心、明明是為了我好卻習慣唸唸有詞的責罵,
我喜歡你說討厭我、因為我知道那是你的我愛你。
冬天的陽光籠罩著他倆,只是淡淡的冷,
可是……那為什麼不在一起了呢?


END.
----------------------------------------------------------

舒跑又發廢文了wwwww(哈哈哈哈哈x
蠍迪阿~~~~~真不知道是悲文還是怎樣XD
不過其實我不討厭曖昧不清的感覺(咦咦咦咦咦

最近爆愛謝和弦//(居然
不瞞大家說這篇文章是由他的歌泭生的(x
他的牽心萬苦真的是好聽到爆炸了www
有機會一定要聽聽看哦
奈良舒跑201212------------------------------------------

*CP 南雲晴矢(Burn)X涼野風介(Gazelle)
*架空注意 / 表示是在與外星學園和韓國隊奮鬥後的歷程(x
*屬於第一人稱視角書寫



『直到死亡之前、誰都不准鬆開手。』


輸了輸了輸了看吧、一開始說的什麼創世紀根本是笑話,
如果交給我們Chaos根本不可能打敗仗,
沒看到嗎?我們就快獲勝了、為什麼要攪局?
然後要我們乾瞪眼看著你們的懦弱,根本笑死人。
我說了、只要我和風介聯手,要讓你們創世記一隻手腳也不是問題,
───我們絕對會贏!

「好了、Burn你別在生悶氣了。」

身旁的他開口,依然是以那種淡淡的語氣嚷著,
他的那種口氣似乎有點惹惱我了、別這麼沒有感覺好嗎?
從以前開始就是這副死樣子,總是感覺事不關己似的,
其實我討厭這個樣子,不是沒有人關心你、你真的知道嗎?

「Gazelle你有點感覺行不行阿?有點感覺啊!」

我生氣的抓起了他的衣領,老實說我不知道我在生些什麼氣,
是創世紀的敗北使我不愉快還是Gazelle的語氣令我感到不舒服?
我只知道我一定很不爽、不然我不會咬著牙動手。
Gazelle是涼野風介、只是在這個地方誰也不會用真名去稱呼對方,
因為這是規矩,就只是這樣而已。

「我也很生氣啊!只是那有什麼用!?」

Gazelle很大聲的嗆回來、他甩開我那抓著他的手,
他狠狠的瞪著我看後嘆了口氣,我們……到底算是什麼?
Burn是南雲晴矢,那是我的名字、也是我被拋下的稱呼,
我們都是陽光育幼院的孤兒,應該說是每個人都是。

「不知道基山現在怎樣了,一定在日本隊囂張吧?」

在那之後我們離開了外星學園,悠哉的在外頭生活,
之後被邀請加入韓國隊,但因為沒突破預選的關係又變回一派清涼。
基山廣是當時創世紀的隊長,也就是Guran,
當然我們十分的討厭他,哼誰叫他是喪家犬呢。

「或許吧……」

涼野風介依然舔食著手上剛拆封的蘇打冰棒,
其實那樣子看起來真的挺可愛的,是吧?
其實我一直在想我最近是不是罹患了精神疾病……哈哈哈,
不然為什麼會覺得那樣的他很可愛?

「……呃風介我沒錢吃飯了、怎麼辦?」

我尷尬的對著身旁的傢伙說著,順便晃著手上空空如也的錢包。
他只是什麼也沒說的盯著我看,然後掏出口袋的一百塊給我。
淡淡的我看見他嘴角邊的笑容,似乎帶著蘇打的甜度,
阿、一定是的,我想我真的沒有搞錯。

「喂風介叫我南雲晴矢吧。」

我笑著、迎著眼前那離我們倆不遠的陽光說著,
視野開始有點混濁不清,是被強烈的陽光給刺激了視線,
還是看的見你的身影呢、今天的風好像特別強呢,
記得別弄掉了哦───冰棒。

「……晴矢?」

他有些疑惑的開了口,有些可愛的歪著頭,
在陽光的照射下顯得十分的迷人,涼野風介……是吧?
哈哈哈本大爺不能輸給這傢伙吧、因為太陽是能夠把冰塊溶化的存在阿,
涼野風介是冰,南雲晴矢則是火。

「本大爺忘了說,就算死了也不准鬆手阿你。」


END.
----------------------------------------------------------

哈哈哈哈哈在發篇廢文,其實這是更久以前的創作了orz
夭壽我的絞盡腦汁頭要爆了(居然

其實也懶的說啥廢言(咦咦咦咦咦
只是真的很喜歡這對//
奈良舒跑201212------------------------------------------

*CP 鬼道友人X不動明王
*架空注意 / 兩人還未發展成情人關係(x
*屬於第一人稱視角書寫



『如果能將一切融化就好了、不再痛苦就好了。』


今天有點飄雪、冷的有些令人厭煩,只要一呵氣馬上會冒出白煙來,
我難耐的瑟縮著身子,忍不住打了個冷顫後繼續穩好腳邊的球。
空氣有些淡淡的寒冷,這感覺逐漸變得習慣,
但雙腳像是還有點不慣般的打滑了一下,重重的跌在地板上頭,
我愣了一會才慢慢的爬了起來,果然還是不習慣嗎?

「不動、還是跟不上節拍嗎?」

令人討厭的嗓音就從身旁的右耳傳進了腦子裡頭,是鬼道友人。
他依然熟練的帶著球,像是半嘲笑一般的說著。
這讓我不禁嘖了一聲,我沒理會的將自己腳邊的球給踢到了一旁,
我跨著大腳步的到一邊的長板凳上坐了下來,更像是不想動似的伸了個懶腰。
真是吹了西北風阿、難得懶的吵呢……
我無意視的盯著他看,那一副鎮定卻充滿自信的神情、我是真的不討厭。
天上依然掉著半透明的雪花,用手觸碰便會化成柔和的水,
這就像和什麼一樣似的一碰便會消失的無影無蹤。

「剛剛說的話氣到你了?」

他不知何時在我的身旁找了個空位坐了下來,口中的咬字十分淡柔,
依然沒能看到他的表情,總是遮著眼睛的他、這時候到底是怎樣的神情呢?
想著想著便偷偷噗嗤的笑出聲來,這讓我有點想逗逗他了。
有時候覺得很近但其實卻很遠呢,就算近在眼前的事物也會從眼中逃開吧。

「是沒有、不過我是真想看看你的眼睛呢,要當作補償嗎?」

我把眸子微瞇起來、勾起一絲淡淡的笑容,像是又深又黑的無底洞。
慢慢的吸氣在吐氣,白色的煙在我倆之間飄散著,
心裡頭又暖又冷的,搞什麼……這種難熬的氣氛還不停下來嗎?
要不是今天老子沒心情、那時早就把他給踢飛了吧?
至於為什麼沒心情……就真的不太了解了。

「可以是可以……不過這個補償也太不像補償了吧?」

他愣了一會兒後輕輕的開了口,雙手毫無猶豫的將那護目鏡拿下。
我緩緩的吞了一口口水後靜靜的凝視著他的眸子,
那紅的有點美的顏色、令我小小的有些不習慣,所以說今天是怎樣?
什麼都不太習慣的一天嗎?呿……也太可笑了吧。
兩人都不發一語的情況,真的是超級尷尬的狀況吧。

「……其實這樣挺好看的嘛、幹嘛老是遮住。」

想了有些久才好不容把想說的話擠了出來,卻不是用自己喜歡的方式呈現。
他淡淡的笑了,將放置在板凳上的手覆蓋上我的手背,
我沒有避開、更沒有掙扎,有點溫暖……真的只是有點。
雪依然沒有停止落下、碰觸地上更沒有發出半點聲響,優雅的不得了。

「其實我挺高興的,竟然從不動的口中聽到了這句話。」

他像是欣慰一般的皺著眉頭笑著,口中的話甚至還淡淡的迴響著。
雖然有點想吐槽、但我看還是算了吧,這次就不要了。
他沒說話的將身子往我的左手邊移了一些,簡直就差快不到五公分的距離,
我下意識的往旁邊移動,卻差點嘗到從板凳上摔下去的滋味,
他見我把身子靠回來後便微微的將嘴角更往上揚了一些。

「不動、一次就好,什麼都別看。」

他有點認真的神情使我忍不住愣了一會,後沒多久他便伸出手將我的眼睛闔上,
有些不解的、但我並沒有把眸子張開,只是靜靜的等待著什麼。
嘴唇上像是覆蓋著什麼似的帶著一絲溫度,輕柔的沒有一點喘息,
我只是淡淡的等待著到這份溫柔消失的時候。
今天冷的有點厭煩,但其實偶爾這樣也並不壞吧……?
鬼道友人───直到有一天你不再需要我的時候……只是這樣就好。
只要這樣淡淡的就好、因為早已融化了吧。

「這樣嗎?」


END.
----------------------------------------------------------

舒跑的廢文居然wwwww(咦咦咦咦咦
其實這篇W司令塔真的有確確實實的甜到我的心坎裡頭呢(X

其實自己也知道文筆好像和以前有極大的不同了orz
不過能寫出自己喜歡的文也不是什麼壞事XD
希望自數能再多一點不過我盡力了......(死